关闭
首页  »  电视剧  »  国产剧  »  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
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
主演:
内详  
备注:
更新到14集
类型:
国产剧
导演:
内详  
地区:
大陆
年份:
2019
语言:
国语
时间:
2019-06-28 14:05
立即播放

剧情介绍

两广文化幽默系列励志短剧

3月中旬《刻在你心底的名字》在日本大阪亚洲电影节举行了世界首映。由于疫情开始蔓延,电影节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Q&A环节被迫取消。但本片的导演柳广辉依然来到电影节现场,和观众一同观看了世界首映。有幸在大阪和柳广辉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对话。以下是采访的详细内容。

~~~(采访首发于日本媒体“映画.com”(部分)转载请注明)~~~

本片的创作背景

柳广辉:创作背景,它其实是我自己个人的高中时代的故事。在当时的一些环境还不允许喜欢男生这样的事情。刚好那时候台湾也是一个我们所谓“戒严”的时代,如果说对内地观众来讲,那个就是一个讲蒋家的时代啊。就是有点像民国时代的一种特别的权威的象征,所以在那样的时代氛围之下,很多东西是被压抑的。人的情感、人的思想都是被压抑的。刚好在那个时候,因为蒋经国先生过世。在他过世之后台湾就解严了。人就告诉你说,你以后就可以比如说头发可以留长了,在我们念书的时候都可以留长了。然后比如说新闻报纸可以有比较多家了,开始有一些民间的这些声音可以比较自由去表达自己的意见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爱情是什么样子?对,因为我自己经历过这样的一个年代。台湾在去年的时候呢,通过了同性可以结婚的这件事情。从解严的时代到现在经过了30年,台湾才走到这样的一个地步,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也想要让年轻的朋友能够知道,其实不容易。当然生长在台湾的这些这个族群的人,我觉得也很幸运的能够碰上一个这样的时代来临。可是,有一些可能更长辈的这些族群的朋友,他们其实是有点被这个时代……怎么说呢,因为他们可能没有赶上这个比较美好友善的时代,所以就希望这个故事也能说出这些人的一些心声。

关于 “戒严令”

柳广辉:“戒严令”其实就是在当年就是说中国国民党从大陆移到了台湾。之后他们要控制台湾的人,所以就颁布了所谓的“戒严令”。包括比如说晚上几点就不能在路上集会;然后必须要听从所谓的国家的很多政令;比如说你读什么书,有很多书是禁书是不能看的;然后还有很多的语言,你批评一些政治的事情其实是不行的,有很多的背景。这个戒严令在台湾实施了大概有快30年,大概就是1987年的时候才解除了这些禁令,这样子。所以是一个这样的时代背景。那之后人们才好像一切解放了可以做些什么了,这样子。

回想“戒严令”时代

柳广辉:如果是以戒严这件事情来讲,因为小时候就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存在,可是它真的对我的影响比较是……因为你觉得它是一个叫你不要做的事情,你就想要冲撞,是会有一个这样的心态。会跑出来,特别想要去冲撞它。不行,它叫你不要往东边走,你偏要往东边走,好像有一点这样的心态。然后当它告诉你说你可以往东边走的时候,你就说东边也没什么好去的。这种东西常常就是这样,它越压制,你就越想要反抗。所以整个那时候可能就有一个这样反动的气氛。特别比如说它告诉你说什么样的书不能看,比如说Mao的书我们不能看,可是你就会想去了解Mao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所以就会偷偷去看。

拍摄前的调查取材

柳广辉:台湾现有一些同志团体的族群,所以我们就透过他们去访问了不少人。除了比较年长的,也有比较年轻的。甚至还有一个……就是说比较台湾如果这方面的作品,更早期的是白金勇先生写的一个叫《孽子》,他其实也是在戒严时代下一个同志爱的故事。所以它里面其实就有很多所谓戒严时期一个社会氛围在里面。我们做了这些访问之后,还做了很多历史上的一些事实的调查。比如说那时候台湾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同志运动的先驱者,叫做祁家威先生,我们就把这个祁家威先生的故事背景也放在这里。他其实当时,大概1980年代他就穿着保险套做的衣服,拿着牌子在路上,他就是要跟这个社会说:同性恋不是病,它不是一种病。我们也把这样的历史背景放进来。然后我们其实有跟祁家威先生有讨论,他愿意让我把他的这个背景放进来,所以我们今天也是向这些同志运动先驱者致敬这样的意思在。

2019年台湾同性婚姻的合法化

柳广辉:其实台湾政府他发表了同志可以结婚的事情,造成台湾社会很大的对立,有很多年纪大的人,他们非常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,所以那个时候台湾就举行了一个公投,说我不希望同性恋可以结婚,全台湾有700万人投了这张票。可是,政府觉得这是生而为人的一个权利,所以把它放到法律之前,用行政立法的方式,让这个法能够成立。所以我们其实非常感谢,其实做这个事情非常勇敢。这个对立其实到现在都还在,可是其实有点像是一个世代间的问题。在台湾现在的社会来讲,可能比如说是50岁以上的人,他们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事情;可是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觉得很好啊,他们想喜欢谁就喜欢谁。所以就变成了台湾目前一个世代的对立,这个也还在进行,目前也还有。同志运动在法国、美国都是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,社会都是有对立的,而且很多对立是来自于宗教,特别是天主教或基督教一些比较保守的势力。我这个故事背景,因为我自己是生长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,所以我非常了解那一个压力是什么,不只是生活、同学这些,还是一个神在看着你的压力。有神父告诉你这个是不行的,那个是不行的,所以是层层压力之下做出了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剧本的构思(同性婚姻合法化前)

柳广辉:颁布法令之前就开始构思,最早的构思到现在大概快三年。那时候台湾已经在一个……那时候台湾年轻的同志族群都觉得不可能的,这个法律是不可能过的。所以这些同志的群体,他们也上街去抗争,到那个台湾的立法院前面说。然后隔天,另外一些反对的人也去同一个地方说我们反对你,一直这样子来来回回很久。那时候我们觉得社会压力太大了,觉得这个法律是不可能成功了。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,就是台湾有一个大法官的会议,他们决定说这个是人民基本的权利,他是宪法里面该保障的人民的权利,所以你不应该用你的偏见来解释这个法律。好,所以大法官做了一个这个解释。他做了这个解释之后……所有的法律都都比不上宪法,宪法是最大的,所以才通过这个法案。

剧本的修改(同性婚姻合法化后)

柳广辉:通过以后呢,其实我们放了一个比较大的连接。我们里面有个神父的角色,然后这个神父他大概是30年前来到台湾。那时候一些传教士他们就来台湾传教,有些是做教育的工作,有些是做医疗的工作。这个神父在离开加拿大的时候,加拿大正在发生“宁静革命”。加拿大当时特别是魁北克省法语区这一边,他们是被教会控制所有的行政系统、教育系统、医疗系统等等。就也是一个神在管理这个地方的法律。所以他们那时候发起这个宁静革命,就说我们要宁静地、安静地抗议这些事情,我们不要再让这些宗教的人来管我们的权利。他们发起的宁静革命是成功的。革命成功之后,这些教会团体退出了加拿大的政治圈。这个神父,因故事里面他姐姐也是同志,可他没有赶上这个美好的时代。他觉得那个时代太压抑了,就想要逃,所以就来台湾。他传教,其实也觉得自己是一个神父,可是如果自己有喜欢的男生的话,这个压力太大了。当他到这个学校,发现阿汉这个角色也喜欢。他就拜托阿汉不要当同志,对他说你不要当同性恋,太辛苦了。可没想到刚好在那年,他目睹了解严的革命。他觉得这已经不是神、上帝压得住的一个事情,爱它就是会长出来,你喜欢上谁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。所以神父的角色跟阿汉这个角色一个是经历的所谓的宁静革命,一个是解严。两个很巧妙地做了一个时代的连接在这里这样子。

同性题材电影与台湾

柳广辉:对,我觉得因为台湾毕竟是一个相对比较自由的环境。台湾虽然只有2300万人,可是其实族群非常的多。您知道有外省的族群、有台湾的原住民的各种族群,然后再加上不同的文化价值碰撞之下,产生了蛮多大家都想要讲一些事情这样子。所以说,那个环境我觉得是很鼓励这样的创作的。特别在前面几年那样的一个状态里面,讲同志的题材还是比较压抑的,那现在就是刚好经过这样子。可是我们其实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也受到一些干扰。比如说我们要去找一个赞助商,他们会说可能同志题材我们也不太愿意去碰触等等。所以虽然法律已经通过了这个事情,可是整个社还得慢慢跟上。

拍摄过程

柳广辉:影片中有很多宗教的场景,我记得我们去借那个神父所在的教堂,后来他就发现我们在拍这个。我们跟他借的时候其实没有告诉他,我们说我们要拍一个校园电影,里面刚好是一个天主教学校,说我们觉得你这教堂很漂亮所以来借。那是在台湾乡下的一个教堂,管理教堂的一个大哥说来看一看。那后来他就拍拍我们肩膀说,你们就好好去拍吧。我觉得那个就特别的感动,这样子。这个事情没有让他们上面的主教知道,有点是这样的状态,还是有一些压力在的。

关于选角

柳广辉:因为我们必须是高中生,其实一开始也非常困扰。在选角的时候,能够选择的演员就非常有限。大概你知道有点名气的,他可能就是二十四五岁。相对视觉上就还是会又有点……就是说你得去装小,我自己又不太希望那样,所以我们就选了一圈之后,就看到陈昊森。我们先接触了陈昊森,然后就知道他演了一些有点腐剧的那种戏。我说他这个还挺帅的,就找了他来聊天。找来聊天以后,我们就说很像金城武。可是我觉得除了这个之外,他有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背景——他家里也有也有同志的亲人。一开始他是非常不能够理解为什么家人会喜欢同性,所以他是非常抗争的。一直到最后他这个家人有一个和解,他也知道了其实他们就是很普通的人。他把这个亲身的经历跟我们分享,我就说他非常适合这个角色,所以我们就决定了陈昊森来演。

然后接下来就是敬骅的这个角色。我们想要跟陈昊森配,那颜值也是挺重要的,因为这样的。然后那时候都还没有找到适合的,都没有那个一眼就觉得是他的。那我们就听说有个新人刚演完《返校》,可那时候返校还没上。我们就说好,那我们就请他来试个镜。一开始跟我们聊天的时候,我们就这样聊天,他眼睛都不敢看我,他就在看着下面。我们问他一句话,他大概想了两分钟才“哦,哦,好啊”,那个反应是非常延迟的,我们就想,天呐,他这样能演戏吗?后来他的经纪人就跟我们沟通,因为他跟这个圈子也不熟悉,因为是新人。就是被李烈姐看上,然后就演了返校,所以他其实有比较单纯的生活背景,对。后来我们再请它试一段戏,他就表现得非常的好。我们就说就是他个性有一个反差在。我们就觉得他可以来演Birdy这个角色,大概是这样的过程。

在我们找到两个年轻的帅哥以后,那再来就得找老帅哥。那老帅哥又必须是演电影的,其实就非常少了。你还得长得帅,这又更困难了一点。戴立忍是公认的帅哥,一方面他是我学弟,他年龄其实比我大,因为当完兵什么,他比较晚念我们台北艺术大学这样子。然后我就想说,那问问看立忍要不要演哈,大宝哥。然后问了一下,他就说“嗯,好啊”,他愿意演。我们特别惊讶,因为他没演过这样的角色,他以前演的都是很刚硬的、很什么样的这样的角。我就跟大宝哥聊,我们在艺术大学的时候,其实非常多的同志族群。他在学校里面就是已经见怪不怪,所以说他有非常多的可以参考的人、表演的一些例子可以用。对,所以大宝哥就定下来了。接下来是要定Birdy,也是经过一番周折。就又问了很多人,我都不好说。比如问过言承旭要不要演这一种的,就是就找了一圈。这些当然不太可能,太梦幻了这个名单,后来就问到了识贤哥这样子。王识贤也是想要尝试一些不一样的角色。因为他以前演的都是什么黑道老大,然后就是警察啊什么这种非常硬的角色这样。我们想两个老男人放在一起不知道有没有火花,我们觉得两位的表演都非常的好。立忍有很多细节呢,就是让我们都觉得会心一笑。刚刚在戏院里我就看到大家看到他的回眸,噗嗤一下大家都乐乐这样子。

各地反响(采访时间为3月,台湾本土尚未正式公映)

柳广辉:目前是因为参加影展,之前也去柏林也去了市场展,做了两场试映,其实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这个电影,反映都非常好,给我们很多的回馈。很多女生看了这个电影,她们就觉得特别感动,她们说这两个就得谈恋爱,因为长得太帅了。帅当然是,可这算是一个同志的故事,我们更希望传达了这爱情这件事情嘛。就是说爱情它没有分性别,它没有分族群。当爱发生的时候,你应该很勇敢。这个时代也允许你勇敢,我就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谈一个轰轰烈烈的初恋。即使不成功也要用力的去谈。

此外,因为以前有些同志电影,就是让你觉得这就是同志电影。我们就很担心,很多人因为知道是同志电影,然后我就不想看了。从我们试映的回馈来看,都觉得说即使不是同志也会喜欢这个电影,希望是可以这个样子。

大阪亚洲电影节的世界首映

柳广辉:我刚刚也是从首映出来,我一开始都非常紧张,然后呢,刚刚主办方就跟我们说,我们其实那个票是卖光的,这样子。我说“哇,真的吗”,然后又下着雨,我看大家在那边排队,我其实就开始有点情绪,有点激动。哇,这样大家还愿意来看,要是我肯定不来了什么什么这种感觉。看见大家这么排队,然后进场。在现场放映的过程中,其实我都没有认真在看电影,我在看大家的反应是怎么样。我听到这边有鼻子在抽泣的声音,我想说是不是呼吸不太好还是怎么,然后我就看好像有人在擦眼泪呀,什么什么。就是好像整个气氛应该还是挺多人挺感动的。我就觉得特别的感谢他们可以给我们这么好的反应这样子。

台湾电影与内地电影

柳:我觉得大陆电影对台湾的影响其实不大,因为其实台湾人看大陆片基本上还是比较少的。一些影展作品,比如说贾樟柯的电影,如果是电影圈,大家都会关注。像我记得贾樟柯导演的《天注定》,它首映其实是在台湾,因为好像中国上不了。后来其实像比如张艺谋导演的一些电影,其实还是会有人看,就是受众比较少。然后现在因为这些OTT进来了,像Netflix进来,比如说《少年的你》或者刘若英那个《后来的我们》,他们直接就上OTT了。大家反而是透过这样的管道,直接看到内地的一些很优秀的作品。以电影产业来讲,我觉得都是要讲自己的题材。我觉得像《少年的你》,这次也有来大阪,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作品。我自己也是看了,觉得“哇!太厉害了”,它其实是也是一个混血的电影,是香港导演、香港团队做的这样子。

柳广辉与日本

柳广辉:当年轻的时候,就是还是所谓文艺青年的时候,就是看黑泽明啊小津安二郞,大家都经过一个这样的时期。这几年呢,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有一位叫做中岛哲也的作品,他就是做那个《告白》,还有《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》。最一开始是一部叫《下妻物语》,是深田恭子演的。他视觉非常漂亮,因为是做广告的一个导演。这几年当然是枝裕和,他也是在台湾文青界非常有名这样子,我也非常喜欢是枝裕和的作品。是枝裕和导演又说他受到侯孝贤的影响。我觉得电影是一个这样互相的一个不同的世代看到的东西,其实互相的那个交流都是很有意思的这样子。所以我自己也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。我觉得因为日本文化是源自于中国的文化,所以一开始我就觉得说,哎,为什么日本的汉字,它的解读跟我们的解读,有不一样的一些韵味在那里?它可能更古典一点,或者是怎么样。为什么日本这样的文化背景里面又可以有新的、这些西洋的东西进来?它那个片假名永远学不完,永远有新的词汇出现。可是呢,又可以有这么古典的融合的一种美。所以我觉得日本文化是包容性非常强的,我觉得这样的文化才能够活得很强大。文化应该是要有多些包容性,可是自己的根得找出来。


本站提供的《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》在线观看地址以及《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》下载地址来源于互联网。本站并不参与录制和制作,仅提供资源引用和分享,如果本站提供《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》资源对贵方造成了损失或侵犯了贵方权益,请及时发送邮箱给管理员,我们将在48小时之内撤销有关《陪你到底之东斜西独》所有内容。
  • 你喜欢
  • 同主演
  • 同导演